咨询热线:400 - 1090 - 816

新闻中心

常州外国语学校校园污染物超标近10万倍,谁该负责?

2016.04.27
据央视新闻4月17日报道,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近500名学生被检出血液指标异常、白细胞减少等症状,个别学生被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恶性疾病。罪魁祸首疑为学校北边的一片化工厂旧址。环境检测结果显示:该地块地下水和土壤中的氯苯浓度分别超标达94799倍和78899倍。学校深受“毒地”之害,谁该对那些被毒害的孩子负责?

数百名学生受污染毒害,校方难辞其咎。毕竟,从选址到开学,学校一直都清楚这是一片“毒地”。我们不知道校方当初的选址决定背后,是否有什么“内情”,但综合媒体报道和家长反映的信息,校方的责任和问题存在于三个方面:

一是选址失当。

按国家规定,化工项目的安全距离应在300米以上,而该学校新址距农药厂、化工厂旧址只隔一条马路。

二是环评走过场。

该校在环评报告获批前8个月就已开建,属于未批先建。正因如此,环评报告明确称“土壤和地下水已经受到污染,存在人体健康风险和生态风险”,学校建设项目依然没停。

三是最初发现问题后重视不足。

年初,新华社、财新等媒体都报道过常州外国语学校疑因“毒地”出现过敏、呕吐等症状,但在短暂停课后,校方就出具了空气污染物指标和覆土层污染指标符合验收标准的报告,并通知家长必须如期开学。

另一个责任方是涉毒地块的化工企业。尽管那些化工厂已经搬走,但它们的“余毒”仍在,它们对此次的恶性事件依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涉事的常隆化工是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但也是一家在非法排污方面有“前科”的企业。2015年,靖江市一养猪场被曝“地下藏毒万吨”,其中就有常隆化工出来的化工垃圾;2014年12月,常隆化工旗下的常隆农化等6家企业因倾倒废酸污染河水,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罚1.6亿多元的罚款。

有老员工接受央视采访时称,该企业生产克百威、灭多威、异丙威、氰基萘酚等剧毒类产品,“有时候为了省事,不光将有毒废水直接排出厂外,还将危险废物偷偷埋到了地下”。今年1月29日,环保部通报称从这块原农药化工厂用地挖掘出1500立方米含刺激性气味的污染土壤和被填埋的固体废物。

不管是不是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也不管是不是地方纳税大户,多年违规排污行为被多次曝光、处罚,难道可以一搬了之?如今,违法排污的“后遗症”显现,而且受害者是数百位无辜的学生,相关化工企业岂能置身事外?

当然,出现恶性校园污染事件,板子不能只打在学校和化工企业身上。毕竟,在城市规划、卖地、批地等环节,地方政府都是掌握信息最全面的一方,而且负有直接的监管责任。不过,地方政府值得诟病指出,在于对“毒地”事件的处理。

按规划,涉事“毒地”常隆地块原本计划用于商业开发。在遭到学生家长抗议后,常隆地块原定的修复方案由土壤开挖变成了用粘土覆盖,原定的商业广场用途被改成了生态休闲公园。但问题是,用粘土覆盖的土壤修复方式,并没有消除污染物质,它在地底下不啻于一颗生态炸弹。这样的处理方式,糊弄谁?

健康无小事,涉及学生健康的公共事件尤其如此。在学校选址、环评、“毒地”处理等方面,存在哪些违规之处?该有哪些责任人和部门被问责?受到污染毒害的学生们怎么处理?这些问题,都希望当地政府能够正面回答。